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产能过剩危机工程机械小心进入铁锈时代

2021-11-16 来源:南昌机械信息网

产能过剩危机 工程机械小心进入“铁锈时代”

最近跟一些研究周期性行业的同行聊天,他们说前一段时间认为6-7月份是周期低谷,预计到下半年,随着货币政策调整后效果显现,商用汽车、工程机械等周期性行业会逐步走出低谷。结果现在看起来8月份、9月份并没有像预期那样稳定下来,周期性产品的数据继续下滑。企业背负着沉重的固定成本,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对于周期性行业反弹的预期一直在延后。从去年的第二季度周期性产业的工程机械、重型卡车、重型机械销售下降开始,无论是实业界还是证券界,一直都在等待政府出台新的刺激政策,开始是预测2011年年底会走出低谷,但实际上没有达到预期,然后将复苏的预期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地往后推,结果是越来越悲观。进入2012年重型客车销量继续下跌,挖掘机、起重机、装载机数据越来越差,机床行业订单大幅下降,甚至出现了能源需求首次下降,煤炭固定资产投资增幅放缓。2012年企业预期下半年恢复的希望再次破灭,企业感受到各经济链条上的装备需求正在萎缩,经济实际进入下行通道。

环顾周边产业,船舶产能过剩、光伏产能过剩、风电产能过剩、水泥产能过剩、钢铁产能过剩、重型机械产能过剩、挖掘机产能过剩……

如果针对这些问题来质疑企业的投资,你可能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市场经济体制下,产能过剩是常态。但更理性的观点认为,中国工业化的时间过短导致了产能集中建设的浪费,即使经济恢复,未来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消化由于过去十年来快速形成的社会产能。人们渐渐回到现实中来,一个正在寻求产业升级的企业家说:“低水平重复投资简直就是犯罪,由于过度投资所带来的资源浪费可能是中国当前最大的浪费”。这些过剩的产能可能将中国带入“铁锈时代”。

上世纪70年代,一些发达国家曾经历了老工业基地在经历了重工业化时期的繁荣后走向衰落,大量工厂倒闭,到处是闲置的厂房和被遗弃的锈迹斑斑的设备,因此这些老工业基地如俄罗斯的乌拉尔山、美国的俄亥俄州被形象地统称为“铁锈地带”。1999年以来,中国进入重工业化时代,钢材、水泥、玻璃、原煤等产业高速增长,重工业产业产能剧增,1999年-2008年十年间,钢铁产量复合增长率超过20%,钢铁的大量需求来自固定资产的疯狂投资和重工业企业的产能急剧扩张。在此基础上2009年中国救市的四万亿就像一支兴奋剂注入本来就还处于亢奋中的周期型制造业,2009年-2011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26.8%,27%和31.8%,并直接导致了全社会的产能过剩。

产能扩张通常是由供需关系所决定的,中国重工业化的快速增长客观上给市场传递了供不应求的信息,工业企业产业链投资具有乘数效应,过度激进的增长速度必然导致装备制造业成倍增长。

2005年,中国热轧产能生产线是19条,但是到了2008年的时候,热轧产能生产线达到了61条,三年增加了42条生产线。

2007年9月国家和发改委发布《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风电总装机容量目标是3000万千瓦,实际上中国在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上都处于价值链的最低端,基本上没有技术门槛,规模扩张简单而容易复制。

到2008年底,国内已经安装的风电机组达到11638台,装机总容量1217万千瓦。于是,主管部门对数据进行了修改,将2020年供电装机规模提高到1亿千瓦。2009年四万亿风电投资成为吸金大户,很多地方形成了风电投资一哄而上、重复引进和重复建设的现象,产业发展由过快逐步发展到过热。目前全国有80余家风电整机厂,还有50家叶片厂和100余家塔架制造厂。如果以每家5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来计算,发电规模将达到4000万千瓦,而实际全国的市场容量却不足其1/4。

2007年年底上市的金风科技当时可谓炙手可热,公司毛利率已经从2007年的29.8%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13.81%,2010年前公司尚且可以以量补价,维持利润的增长,进入2011年公司收入与利润都纷纷下滑。

全球光伏产能需求约30GW,产能则超过了40GW,而这一产业的需求80%在国外,80%的产能在中国。多晶硅价格下跌几乎将全行业带入亏损。

四万亿投资的另一个亮点是高铁的集中投资,在当时的经济环境下,铁路投资计划也是将原来2020年投资规划提前到2012年完成,结果是到处开工、到处都是设备。接下来更多的问题是安全事故的频频爆发,以及停工检查带来的大量的设备闲置。

2021年抗击疫情

《论持久战》读后感

校园一景

宿舍卫生检讨书4000字

友情链接